愛情裡的雄性動物:男人最忌不入流


男人最忌不入流


小蘭跟阿宏分手了!這對情侶從大學到現在,前後交往了八年,本來大家都覺得,這對的感情已經穩固到無聊的一對,最後應該就是以結婚請二十桌、然後生三個小孩把他們養大後一起相伴到老作結。誰都沒料到,最後兩人下場竟是分手,而且還是小蘭狠心甩掉了阿宏這個金龜婿! 「什麼金龜婿?家裡有錢不代表內心富裕好嗎?」每次聽到有人稱呼阿宏是金龜婿,小蘭就一肚子火。的確,阿宏父母是做生意的,在東南亞自己有廠房,家中又有不少房產,阿宏從小就不愁吃穿,更不怕在這不景氣的時代裡,畢業之後會沒錢付房租或找不到工作。小蘭跟著他,就算不是大富大貴,但至少經濟穩固。 然而,困擾小蘭的,一直都不是家境的問題。 「我真不懂,一個男人怎麼有辦法這麼小鼻子小眼睛!走到哪兒都要計較。」小蘭這幾年,常常這樣抱怨阿宏。

說穿了,阿宏不知是否受到白手起家的雙親節儉刻苦的個性影響,常常對於一些與金錢有關的小細節相當介意。一回,小蘭跟高中好友約吃飯,帶著阿宏去參加。那是一家商場裡的平價西餐廳,愛吃肉的阿宏跟小蘭同學一樣點了牛排,上菜之後,阿宏卻不停跟小蘭抱怨兩份牛排的分量不同。 「你看,他的肉比我大塊。」 「哪有,我都看不出來,是一樣的吧?」 「沒有,他的真的比我大塊。」 兩人在眾人面前竊竊私語,當同學關切時,小蘭還得裝作沒事,其實根本很想翻白眼。不過,丟臉的事情是在後頭。結帳時,小蘭的同學提議由自己先刷卡,適逢週年慶,他們幾人的餐費正好可以換一包白米。誰料阿宏此時居然說,這包白米應該當場分給大家,還跟餐廳要了塑膠袋準備分米,小蘭當時只想挖個洞鑽進去。 「分白米?有必要嗎?我們有窮到買不起米嗎?」小蘭抱怨完,還用雙手遮著臉,無奈的搖著頭,應該臉都被丟光了。 那包米,最後當然是由小蘭跟阿宏整包帶回家,只是小蘭氣得死不肯將米拆開,那包「爭取而來」的白米,就只能放在櫃子裡不見天日。類似的小事發生得愈來愈頻繁。

當學生的時候,小蘭跟阿宏還常一起出遊玩樂,她只覺得阿宏這個人,雖然家境富裕,但花錢相當有節制,不會為了面子去太昂貴的餐廳,或為了討好小蘭,跟別人一樣買一堆名牌。誰知道,原本的節儉,居然在阿宏接下家族企業裡的工作之後,逐漸變成了摳門。 「他大錢不花無所謂,我最受不了的,就是他老愛貪小便宜省小錢!」分手前,小蘭就常跟朋友抱怨,她最痛恨阿宏每次去哪裡開會、跟廠商應酬,就一定要拗免費停車。「他到哪裡開會都一樣,絕對會問人家有沒有免費車位給他停,要不然,就一定要停到最便宜的。有一次我跟他去看電影,因為來不及只好停附近超貴的停車位,結果他就不停在那裡唸啊唸,最後我氣得自己去把停車費付掉,他還說我管太多!」 不止如此,出國玩一定要住最便宜的飯店,排再久的隊也要吃到最便宜的料理,寧可夜宿機場也要買最便宜的機票,就連小蘭說她替他出錢,讓自己旅行舒服一點,還被阿宏斥責奢侈,兩人大吵一架之後哪兒都沒去。 「你說他金龜婿?請問,哪個金龜婿會摳門得連自己人都不肯大方?我要是嫁給他,我看我才命苦咧!」離開阿宏的小蘭,終於忍不住在友人面前大聲抱怨。 小蘭對於阿宏,不是沒有感情,八年的青春放在一個男人身上,不可能說放就放,她花了很長的時間,才找到下一段感情。新的戀人年紀比小蘭略小,學生時期就開始打工賺錢,獨立謀生,個性外表成熟穩重。   「其實因為口袋不深,對於錢的方面他也掐得很緊,但用度有方跟斤斤計較完全是兩回事,他知道賺錢是拿來花的,而不是拿來攢的!」小蘭對新男友的表現相當滿意。男人稱不稱頭,其實跟有沒有錢一點關係也沒有,就算坐擁名車房產與鉅額銀行存款,只要不入流的表現出計較與小氣的態度,絕對會讓人看不起,重點是讓另一半丟臉而不自覺,等於是摳門混搭白目,才是顯得不稱頭的主因。


關於愛情,我們總討論著,並且永遠不會停止……
作者:劉凱西
六年級生,外在看似是大女人,內心是溫柔小女子,原是電影行銷,做過破億巨片,因按耐不住內心的創作欲,毅然將人生轉向,投入文字創作領域。現為專欄作家、影視編劇、文字翻譯。現為自由時報副刊、姐妹淘網站、雅虎新聞專欄作者



#關於作者

劉凱西

作者圖片
#作者相關文章
愛情裡的雄性動物:想愛,卻不敢愛的男人
愛情裡的雄性動物:想愛,卻不敢愛的男人
horoscope - 27 Oct 2015
出軌,不能老是怪第三者。
出軌,不能老是怪第三者。
horoscope - 27 Oct 2015
愛情裡的雄性動物:錯把出軌當真愛
愛情裡的雄性動物:錯把出軌當真愛
horoscope - 27 Oct 2015
SHARE THIS STORY
YOU MAY ALSO LIKE
RECOMMEND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