趙德胤‧ 迫切得說的故事


人如電影,勤勤懇懇、真真切切,真的很難不去 喜歡眼前的趙德胤導演,以及他的電影,《再 見瓦城》在國內外獲得極佳好評,問他說,這部片 有改變你了什麼?趙導演也只是用他不溫不火的口 氣說,就是想說的故事說完,紓解了、然後放下。


趙德胤導演的電影題材,敘述的都是自己家鄉、 親友的故事,小人物對於生存的渴求與努力, 看來平凡但深具含意、不華麗卻樸實地令人欣賞, 有幸能搶先看到試片,和導演聊聊《再見瓦城》 以及他的故事。

至今皆以家鄉人事物作為題材,趙德胤認為, 是一種使命感、是他「迫切要講的故事」,無關乎他周遭的人而已,是表達一種狀況、現象,即便大家認為台灣經濟不如從前,在東南亞卻仍存在無數的「台灣夢」,於是由他藉著電影的管道,將身邊故事傳遞出去。

《再見瓦城》以姐姐作為女主角原形,底稿劇本在 2010 年就完成了,問他,是否也如電影中人物一樣等機會?趙德胤回答,「是,但不像電影人 物如此絕望,是無意識的等待、也不會閒著等」,《再見瓦城》的推出,就他私人情感方面獲得了抒解慰藉,「拍攝本片不見得是得到了什麼極大的成就,就心靈層面就是放下了,竭盡所能地完成後, 就能放下繼續往前走。」他這麼說。

我希望男女主角拿下金馬獎

9 月,在威尼斯影展的「威尼斯日」國際競賽單元中,獲得歐洲電影聯盟大獎最佳影片,不僅對電影、導演的肯定,國際媒體對得獎電影報導向來鮮少提及主角,也罕見地稱讚了他們的演技。

問導演挑選男女主角的理由?即便當時柯震東形象跌至谷底、依舊起用的理由?趙德胤說了,「我看見他對演戲的天份」,縱使沒有受過戲劇專業訓練,但他表演地很自然,此外,還要求要有一年的時間去工廠學習、準備這個角色,柯震東思考了一下,但還是答應演出;吳可熙更不用說了,在《冰毒》演出了強悍的三妹,已經有些底子了,但導演還是要求她去打工洗了半年的碗,為的就是更貼近角色的心理。

再追問即將到來的金馬獎盛會,入圍的 6 項獎項中,趙德胤最希望拿下的又是什麼?他毫不猶豫地說,最佳男女主角獎,因為他看見了兩位的改變與努力,很希望這榮耀可以屬於他們。

我對台灣也充滿感情

16 歲就來到台灣,如今也過了 17 個年頭,台灣也算是第二故鄉了,未來會以台灣故事作為題材嗎?導演肯定地回答「絕對會,現在在準備的兩三個劇本都是拍台灣,原預定的『科幻片』劇本還沒到滿意,加上自己拍科幻片還有很多要學習的,會花多一點時間,拍關於台灣的電影可能會比較快。」,題材有討論到 80 年代、也有日據時代的台灣,一切還不明朗,就看時機和緣分,但希望能拍出更具體反映台灣現狀社會的故事;那是否《再見瓦城》也代表著對緬甸家鄉題材要告一段落?「不知道,照理來說應該是要“再見”,但人都說不完、說不準的。」他笑說。

「就心靈層面就是放下了,竭盡所能地完成後,就能放下繼續往前走。」─趙德胤


與趙德胤面對面《B:儂儂、C:趙德胤》
B:導演電影向來寫實真切,《再見瓦城》亦然,其中一場戲為何選擇以「蜥蜴」象徵嫖客?
C:這是一個愛情故事,阿國與蓮青的愛情是單純、自然,不是甜蜜浪漫類型,是現實中相互依靠、幫忙的情侶,而樸拙的阿國連蓮青的手都沒有碰過,他所信仰的愛情是非常純潔的,對照蓮青為了生活、理想、往上爬的她,卻得出賣肉體,這對於觀眾、對於我來說,都是一件很殘酷的過程,所以選擇用超現實、幻境的方式來承接前後段劇情。賣淫的上場戲阿國憤怒、為了存錢吸毒變得瘋狂,下場戲是蓮青在車上睡覺驚醒的情節,所以賣淫這場戲,某程度上來說是蓮青的惡夢、阿國的幻象,這對兩人來說都是不願面對的夢魘,有這層意義,又同時解釋了蓮青如何拿到 30 萬的劇情。

B:結局為何選擇雙輸呢?
C:對阿國來說,不能夠以雙輸來解釋,他一心想與蓮青長相廝守回緬甸結婚,蓮青卻為了往上爬、去更遠的地方而賣淫,阿國純潔的愛情被污染、他受到了極大的刺激,結局如此,阿國只是讓他信仰的愛情回到最純潔的原始,這是阿國的“羅蜜歐與茱麗葉”,只為了守護愛情。

B:《再見瓦城》算是你事業的轉捩點?
C:不敢這樣說,以我的年紀與狀態來說還是新導演,還需要學習很多東西,但我覺得自己想拍出來與想說故事的慾望,大於此片扮演什麼樣的里程碑的說法;但在生涯上的確是轉捩點,它讓我學習到1 人拍片和200 人拍片的差別,就是和人「溝通」及「管理」,這在電影裡面很重要。

那未來拍電影規模是不是會越來越大?我覺得不一定,但「大」是必須的,需要的資源更多、潛力才能被發揮,電影產業才會健康;如果沒有這些資源,是不是回到原點後,也能拍攝出偉大的電影,這也是有可能的。



B:即便資源比以往多出數倍,依舊拍得很辛苦的原因?
C:因為拍攝規模不同,訓練費的支出、美術建構,為了讓工廠原本沒有使用的鍋爐、機器重新運轉,這些成本扣下來,沒多少資金可拍電影,加上投資方撤資,連柯震東、吳可熙都說要拿錢出來,我說不行,所以拍攝時間硬是從70 天壓縮成24、25 天,還有轉換場景要從這邊到北部的山區,花了很多時間,都是很辛苦的地方。

B:雖然深更台灣多年,但你也算是個「異鄉人」,當年導演也有電影人物般的無奈與掙扎嗎?
C:不同於電影人物的絕望,當年我是很開心離開家鄉的,雖然一到台灣馬上就面臨錢不夠註冊,但台灣有很多打工的機會,想賺就有,緬甸是連工作都沒有,所以我在這裡看到希望和機會;漸漸地,當生活環境變好了,才去思考「家鄉之於自己」,不是人家沒辦法接納你,只是「異鄉人」三個字,家鄉其實是心中割捨不了的一塊地方。

B:導演16 歲就來台灣,因為打工錯過與其他同齡者應有的青春時光,心中有遺憾嗎?
C:16 歲之前在緬甸,我擁有過的是極為瘋狂的年少時光,叛逆、放縱、盡情玩樂與大自然的相處,這段時間我很滿足,來到台灣就直接進入大人為求生計的世界,現在想想的確是有些缺憾,但因為我的工作拍電影、寫劇本⋯⋯,生活反較其他同齡者單純,好像又回到青少年在家無事幹的樣子,不過透過看書、創作,又能讓回我到純真的狀態,似乎也是種彌補;但就是因為許多事情改變不了,人生才是好玩的。

B:如果要從電影認識導演,目前你認為哪一部戲最能代表你自己?
C:每一部都能代表我,但如果想要瞭解這兩三年的我,就是《再見瓦城》,也反映了我的心態。



#關於作者

洪翎鎧

作者圖片
#作者相關文章
大師他們,改變了電影─李安
大師他們,改變了電影─李安
other - 04 Nov 2016
納豆‧ 信了自己演得還不錯
納豆‧ 信了自己演得還不錯
other - 04 Nov 2016
吳慷仁 ‧ 做永遠新鮮的演員
吳慷仁 ‧ 做永遠新鮮的演員
other - 03 Aug 2016
YOU MAY ALSO LIKE

本網站隱私權政策已於2018年7月10日更新,請至隱私權頁面閱覽並同意新版隱私權政策,若您未點選同意而繼續使用本網站,則視為您已同意新版隱私權政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