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到了 8 個關於 王貽興 的文章

我的曖昧對象 是個有另一半的男人

當然作為普通朋友的我,並不想加甚麼意見進去。所以只有用旁觀者的角度去看、去聽。 之後,他們雙方都回去香港,女孩留在香港工作並找到新的男朋友,而男孩則在工作中渡過他的悲傷,並回來繼續讀書。在這 1 個月的時間中,我跟男孩的友情變得很要好,大概是我不斷安慰他吧。

本網站隱私權政策已於2018年7月10日更新,請至隱私權頁面閱覽並同意新版隱私權政策,若您未點選同意而繼續使用本網站,則視為您已同意新版隱私權政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