專訪|法國調香師Francis Kurkdjian才是商業天才!25歲顛覆香水市場,同名品牌MFK稱霸40國、LVMH集團也搶買單

  • #MFK
  • #Maison Francis Kurkdjian
  • #無性別香水
  • #香水
  • #淡香水
  • #中性香水
  • #小眾香氛
  • #中性香氛
  • #調香
  • #調香師
  • #人物專訪
  • #獨家專訪
  • #Francis Kurkdjian

就像時尚品牌這幾年積極轉攻配件領域,都希望可以“中”一個IT Bag,每年就靠它賺錢賺下去,香水也是如此,從Jean Patou 的「Joy」 、Nina Ricci 的「L'Air du Temps」 、到Chanel 「No.5」,即便設計師本人已逝世多年,但香水依舊大賣,也讓品牌故事繼續地撰寫。而在新一代的香水競賽行列中,這位來自巴黎,身兼Maison Francis Kurkdjian創辦人的天才調香師Francis Kurkdjian表現最為突出!2007年LVMH集團重金收購同名品牌、2021年驚喜接棒Dior香氛創意總監,今年52歲縱橫商業、藝術與香氛領域的他,敏銳的嗅覺背後還藏了什麼有趣的故事?藉由專訪讓你深入了解。

延伸閱讀 : Miss Dior香水、曠野之心要失傳?Dior香水創意總監睽違15年換人當,MFK品牌創辦人Francis Kurkdjian驚喜接棒

             

用鼻子活出個性的天才藝術家

沒有百年老品牌撐腰,更沒有明星光環加持,來自法國巴黎的調香師Francis Kurkdjian,憑藉著自己靈敏的嗅覺、獨到的商業頭腦,在百家爭鳴的香水市場中脫穎而出。聊起Francis Kurkdjian遇見香水之前的故事,他分享:「我從小是在一個充滿藝術、音樂與芭蕾舞的環境下長大,更曾立志要當芭蕾舞者。5歲我就去上芭蕾舞學校、6 歲時我學會了看樂譜、8 歲我就可以自己彈鋼琴,我也曾嘗試學習設計高級訂製服,只可惜天份不足!」15年的芭蕾底子,加上藝術薰陶,讓他對於"香氣、美"這件事有著更細膩的見解。也使得在Francis Kurkdjian的香氛作品中,你總能感受到猶如舞蹈、音律般清澈、富有律動感的氣息。

     

延伸閱讀 : 2021秋冬「木質調」香水推薦Top10!Chanel、Tom Ford、Dior...Jo Malone白樺木與薰衣草爆賣回歸

                

香水市場的「首席玩家」

25歲那年Francis就以Jean-Paul Gaultier首款男香作品「Le Male」在市場上展露頭角,並於2009年與Marc Chaya共同創立同名香氛品牌Maison Francis Kurkdjian(MFK)。MFK的法國紳士風格成功地為他的調香才華豎立了個性,並且在頂級香氛領域找到了穠纖合度的品牌定位,Francis也強調:「從創立之初,我們就決定要做一個很奢華又同時兼顧品質,而且只在篩選過的渠道進行銷售的香水品牌。我們希望MFK 最終能夠成為精品與香水世界的主要玩家。」

     

Francis不把自己歸類於小眾、金字塔頂端的香氛品牌,反而期望透過經銷管道的差異性、調香方式、香材的不同,去為MFK創造沒有框架侷限的發展空間~不論是跨領域將法式人文、視覺藝術揉入香水的創作中;又或者用穿搭視角選香,首創「香氛衣櫥」概念,MFK就像是完美複刻創辦人Francis的個性,創意無限、崇尚自由,卻又保有溫文儒雅的內斂,且持續地追求卓越,直到現在沒有一刻敢鬆懈。

延伸閱讀 : 【美週Buy一下】2021聖誕香氛蠟燭推薦Top6!Diptyque、Jo Malone...法國百年品牌Carrière Frères內行人最愛

           

讓香氣變得更有價值

2017年3月,MFK正式加入了LVMH集團這個大家庭,並且借助其精品專業的推力,讓品牌站上時尚伸展台,短短12年我們看著品牌從發跡到茁壯,也見證了Francis敏銳的香氛世界觀;2021年10月Francis驚喜接棒François Demachy任職Dior最新香水創意總監,替自己的事業再次下了未完待續的註解~到底這位天才調香師的腦筋是否跟他的鼻子一樣的靈敏呢?我們聽聽他自己怎麼說。

    

B:Bella F:Francis Kurkdjian

B:我在一篇文章中讀到,你在13歲時就開始對香水產生興趣,到了1985 年,你正式成為一名調香師,這兩個時間點有發生什麼有趣的事情?

F:我是在一本叫《VSD》的雜誌看到一篇關於香水的文章,裡面提到一些法國香水界的先鋒,從Chanel 的Jacques Polge、Jean Patou 的Jean Kerleo、Françoise Caron、AnnickGoutal,以及設計出許多經典Hermès 香水的Jean-Louis Sieuzac 等等,它有點像是對我的啟示。某天,我發現竟然有一種工作叫做調香師,是之前我沒聽過的職業,後來我也才知道,很多知名服裝設計師在打造一瓶香水時並非單獨作業,他們身後往往有個強大的團隊。我了解到,製作香水是一個非常獨特的技巧,香氛是一種最頂級的、情緒的配件!香味能夠建構出回憶,在香味的世界裡,你可以成為任何你想成為的模樣,在內心深處我很清楚知道這是我的使命。

    
B:2009 年,你成立了香水品牌「Maison Francis Kurkdjian」,那個年代的香水市場還是由一些主要的美妝大廠掌控,你不擔心?

F:我在2000 年左右認識Marc Chaya,到了2009 年,我們兩人決定共同創立品牌,這個時間點我覺得很對!人生很多時候都是跟“Timing”有關,成立MFK 之前,我原本在一些赫赫有名的大品牌或集團工作,但我腦中總是想做些不一樣的事情。我心理想像的,是一個只賣香氛的品牌,不管是什麼系列或什麼味道,它們都是在一個和諧的基調下共處,我希望這個品牌的靈感是來自巴黎,它混合了巴黎的優雅、魅力還有法式的精髓,有一種「很讓你著迷、但又無法說出原因的東西」。

    
B:你的作品中,最早也最有名的應該就是你為Jean Paul Gaultier 設計的男香「Le Mâle」,它帶給你人生什麼改變?

F:我設計「Le Mâle」的時候才25 歲,香水推出後我到了紐約工作,那時我才理解到它在全球各地都做得很成功。在法國,它一推出就超越了稱霸男性香水市場30 年以上「EauSauvage」,我真的想都沒想到!另一方面,我也有點畏懼,我當時問自己:「我會不會年紀輕輕就成為像是 一片歌手的調香師?」花了一段時間我才完全克服那個恐懼,因為人們總不斷地提到這一罐經典的香水。這之後我做了很多其它有趣的事情,「Le Mâle」就像個幸運之物,為我開啟了更多扇大門。

   
B:從1995 年Jean Paul Gaultier 的「Le Male」、2001 年Lancome 的「Miracle」、2006 年Lanvin 的「Rumeur」, 再到2007 年Narciso Rodriguez 的「For Him」,你參與設計的香水品牌至少超過90 個以上,這當中有沒有什麼特別有趣的故事?

F:我設計的每一罐香水都有各自迷人的故事與小秘密,就像「Rumeur」,因為它,我認識了Alber Elbaz,我永遠忘不了那個畫面,他是一個很棒、很溫和,而且充滿樂趣的人。

   
B:2003 年,你與法國藝術家Sophie Calle 進行了一個聯名創作「The Smell of Money」,我個人認為,香水在今天的確是一門好生意,你同意?

F:當時Sophie Calle 正進行一個跟「錢」有關的創作,於是她找上了我,請我設計出“錢的香味”,她給了我一張白紙,我有百分之百的創作自由。我記得我用了一張很舊的1 元紙鈔,在很多人之間流傳,最後回到我手上時,這紙鈔綜合了油墨、紙張以及灰塵的味道。另一方面,我腦筋也跑出兩個跟錢有關的諺語,「Money has no smell 金錢無所謂香臭」與「The smell of dirty money 髒錢的味道」,左想右想,最後我再選擇一個我想往下發展的方向。這一次的聯名創作是基於藝術的角度出發,倒沒有去傳遞一個事實或是要呼應現實。

    

B:2017 年3 月,LVMH 集團收購了MFK 大多數的股權,為何會做出這個決定?

F:LVMH 是全球頂尖的精品集團,加入這個大家庭後,我跟Marc Chaya 還是100% 的投入工作 ,也繼續保有品牌董事成員的身份,此外,在know-how、品質、創意等專業領域,也都沒有任何的改變,另一方面,LVMH 集團內的頂尖團隊可以給我們許多必要的協助。

    
B:你從這一次的疫情學到了什麼?

F:疫情讓呼吸這件事變得更加珍貴,呼吸代表了吸進空氣、吸進氣味。有人說我們活著,所以我們呼吸,但我認為恰恰相反,我們呼吸,所以我們活著。

    

    

source : Maison Francis Kurkdjian

     

加入Bella  LINE@ ,成為儂粉每周五抽時尚小禮

加入好友

cover
做自己,最時尚
DARE TO BE YOURSELF.
DARE TO BELIEVE.
Newsletter
訂閱我們的電子報,每週收到潮流時尚美容觀點
Social
Be our friend
加入 Bella 儂儂會員,可搶先試用體驗我們提供的產品
COPYRIGHT © 2023
NONG-NONG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.